内蒙古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中古以前汝潁水系的亂名

發布日期:2019-02-18 11:39   作者:潁州晚報    來源:潁州晚報    閱讀: 次   保護視力色:       

中古汝潁名稱也混搭
    我在《汝潁亂名八百年》中,仔細考證了從宋代至清道光年間汝潁亂名、混名的歷史。其實,汝潁亂名不自宋代始,從上古到北魏期間,汝潁亂名的現象就存在了,而且亂的范圍更大。前面講過,西漢鴻郤陂的走向即今南汝河,說明南汝河在西漢不稱汝水。而東漢許慎《說文解字》也記錄了汝水、潁水及其支流。而且其總的流向、大部分支流都與酈道元相同。但是《水經注》中入于汝水的潕水和瀙水,在《說文解字》里卻成為潁水的支流:
    潕水出南陽舞陽,東入潁。按:潕水故道在今河南舞鋼市和西平縣境內。由于元、明兩代的河道變遷,今演變為洪河上游。東漢至元代從舞鋼到西平入汝水。
    瀙水出南陽舞陰中陽山,入潁。按:這里的瀙水,《山海經》作“視水”,歷代注家均以為是瀙水之訛。今為南汝河的上游。
    查《山海經·中山經》,潕水入于滎,視水出葴山,“東南流注于汝水”。考《水經注》的記載、查看今地圖,潕、瀙二水都在今南汝河即古汝水南段的西側。而潁水則遠在東邊幾百里外,中間隔著幾條大河,它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東入潁”的。是許慎誤記了嗎?似乎不太可能。許慎是汝南郡召陵縣(今河南漯河市召陵區)人,召陵緊鄰潁水主河道,因此他不會不知道潁水的流向。那么他怎么會說這兩條支流“東入潁”呢?《說文解字》“水部”的其他河道都沒有記錯,為什么唯獨會記錯它們呢?對于這一點,段玉裁也感到困惑:“(潕水)《水經》入汝,《說文》入潁。乖異,俟考。”(《說文解字注·水部》)
    我在《上古汝潁水系鉤沉》中認為:很可能先秦直到東漢時這里還有橫向的水道,潕水、瀙水通過這些河道直接流入汾泉河(古汝水)繼而入潁。現在想來,這個說法只是沒有根據的猜測。實際情況是:當時甚至直到北魏仍然有人把南汝河視為潁水。《山海經》記載“潕水入于滎”,這個“滎”可能是潁的同音字。滎字屬水部(水字旁),上部為音,與潁字音同或音近,《說文》以為潕水入潁可能就是這樣來的。
    《魏書·高允傳》記載:北魏孝文帝太和初年(477),中書侍郎高允的謀士、機要秘書劉模,升為中書博士,然后“出除(到外地為官)潁州刺史”,這是北魏設立的第一個潁州,州治(州城所在地)在今河南汝南縣,當時稱為懸瓠城。
    在懸瓠城設潁州不止一次。據《梁書·陳慶之傳》:南朝梁武帝中大通二年(530),梁將陳慶之“遂圍懸瓠,破魏潁州刺史婁起、揚州刺史是云寶于溱水”。這說明自528年北魏設于阜陽的潁州被梁奪去后,北魏又在懸瓠城設置了潁州。
    潁州在南汝河邊,說明當時北魏官方是把南汝河當成潁水的。這和許慎《說文解字》稱潕水、瀙水“入潁”認識相同。酈道元認為潕、瀙入汝,只是代表了另一種觀念。

小洪河也可能被認為是汝水
    《魏書》中也有南汝河或小洪河為汝水的記載。據《宋書·殷琰列傳》,南朝宋明帝泰始元年(465),晉安王劉子勛(當年僅九歲)造反,當時綏戎將軍、汝南新蔡二郡太守(《水經注·汝水》記為“汝南太守”)周矜“起義于懸瓠城(今河南汝南縣),收兵得千余人”,準備抵抗劉子勛。裹挾劉子勛造反的安北將軍、加尚書左仆射袁顗,寫信給周矜的司馬、汝南人常珍奇,讓他殺掉周矜,投降劉子勛。常珍奇是個野心很大又反復無常的小人,他為了上位,就殺了周矜。袁顗隨即讓常珍奇擔任新的汝南、新蔡二郡太守,又提拔為司州刺史。后來劉子勛、袁顗失敗被殺,常珍奇就投降了北魏。北魏封他為持節、平南將軍、豫州刺史、河內公。但是北魏對他并不放心,下令讓他兒子到京師平城(今山西大同),說是為官,其實是扣押人質的意思。常珍奇感到了危險,又想叛投南朝。他趁北魏大將元石進攻汝陰(在今阜南縣張寨鎮)的時候,燒了懸瓠城的東門,殺死魏軍300余人,擄掠上蔡、安城、平輿三縣居民,屯于灌水(今河南固始縣西南的灌河)。不料汝陰雖小,太守張超卻是個守城戰的專家,元石強攻不下,隨即撤軍。恰好常珍奇反叛的消息傳來,元石于是率軍渡過淮河,突襲常珍奇。常珍奇大敗,只身匹馬逃走,最后死在壽陽(今壽縣)。他的大兒子逃亡途中被殺,小兒子被抓獲,被北魏處以閹刑,成了宦官。
    常珍奇投降北魏的時候,北魏派元石接應。據《魏書·鄭羲傳》,元石到了上蔡,常珍奇帶領手下三百多人出城迎接。元石本打算就駐在“汝北”,他的軍事參謀鄭羲告訴他:“人心難測,不如馬上進城。”元石還算聽話,當即“策馬”進入上蔡縣城。鄭羲又勸元石加強戒備。當晚常珍奇果然燒了縣衙的廂房,準備趁亂發動兵變,因為元石有準備而作罷。
    這里的汝北,即汝水的北面。南汝河流經上蔡縣西,呈西北——東南走向,實際上接近于直南直北,沒有東西河道,元石駐軍汝北不可能是在南汝河的北岸。查地圖,今小洪河(大洪河的上游)在上蔡縣西北有一段折向東的河道,元石的軍隊很可能就駐扎在上蔡以北的小洪河北岸,今上蔡縣西洪鄉。這里離上蔡僅20里,元石的騎兵渡過小洪河,很快就能進入上蔡縣城。這樣看來,很可能當時把小洪河當成了汝水。但是,當時這個地方還屬于南朝,很可能是沿襲南朝的稱謂,或者說是當地人對汝水的認識。
    由此可見,東漢到南北朝的時候,汝水、潁水下游的河道名稱還不固定,各地有各地的稱呼,混亂現象比較嚴重。

綜述
    綜上所述,汝潁水系的亂名貫穿整個古代。遠古的潁水是一條很短的河流,只到今河南鄢陵縣北,汝水則可能到今阜陽老城。楚人南遷,把潁水的下游延伸到今潁上縣南,而從西北過來的秦人則把現在潁河的中下游河段視為淮河,秦淮陽郡、漢淮陽國及今淮陽縣,都在記錄、傳承著這樣一種觀點。
    東漢時對汝潁的認識開始分裂:班固認為的潁水即今潁河,一直到今潁上縣南入淮。現在的南汝河是汝水主河道,今汾泉河不過是它的分支,并且已經斷流,看不出它們有什么關系,甚至可以認為只是潁水的分支。而許慎則認為潁水延伸至今南汝河,汝水主河道仍在今汾泉河,即汝水古道。
    這種分歧一直延續到北魏,第一個潁州建于南汝河畔,是官方以南汝河為潁水的標志。后來又分別建于今河南沈丘和安徽阜陽,是認識發生了變化,或以為潁水有兩個分支;而酈道元筆下的汝水即今北汝河和南汝河,潁水即今沙潁河,汝水古道汾泉河變成了“汝水支津”,記載在《潁水注》中,成了潁水的支流。由于《水經注》是地理專著,這種觀點得到了官方和學術界的一致認可,并逐漸普及開來,成為以后理清河流走向的決定性依據。而許慎和北魏前期官方的觀點則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在地理學著作中消失了。
    但是,《水經注》到宋、元、明已經無人研究,接近失傳,汝潁水系下游(今阜陽境內)的名稱又開始混亂起來。一些來潁州任職的大學者都分不清汝水和潁水,導致了汝潁亂名,并且一直到清朝。乾隆年間潁州知府王斂福修《潁州府志》的時候,企圖辨明潁州境內的汝潁水系,但是由于沒有研究《水經注》的功底,所以他認為潁河即古汝水,泉河即沙水,完全弄錯了。直到道光九年李復慶編修的《阜陽縣志》成書,才算厘清了汝潁水系的全部走向,指出阜陽舊名“汝陰”之得名,就源于阜陽城北的那條泉河。當然,李復慶依據的是酈道元的觀點,跟許慎、北魏前期的另一種觀點不同。這種觀點由于酈道元在地理學界的權威地位而成為官方的觀點,現在的地圖大都是根據酈氏的描述進行標注的。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重庆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二人斗地主游戏下载 独胆王 太子pk10五码全天免费计划 管家婆四肖三期必出特 大唐炸金花技巧规律 好运来腾讯分分彩app 即时比分预测 简单双方协议书范本 稳赚时时彩